Kyo

《Mojito》

21日循环:

·试手


 


绘里沿着花园的路走下去,那里有一匹用草塑性的马。她被海未牵着手,海未拉着她的尾指。她走在跨出酒店的桥上,水下什么也没有。
她们出了花园,左边就是这个城市的海港,铺上了白色石头的小路。现在是下午五点,被大陆遮挡了一部分季风的小岛阳光柔和。海鸥在天空盘旋,她撩开自己的帽衫,在发中段松松垮垮地扎了一个马尾。

“很快就到了。我在这家店里遇见了她、”
“向她询问Wi-Fi?你说过,这是很好的搭讪方式。”


 


绘里从海未的白色外套口袋里掏出个枫糖浆饼干。


 


“你什么时候放进来的?”


 


绘里舔掉指尖上的奶油糕,她回答园田:


 


“出房间的时候。你会打我吗?”


 


整个酒馆呈现的外观给人印象最深的,是她红黑相交的帘布,它下面掩盖的可推拉玻璃只有天气好时才会开放。


台阶则用普通的水泥铸成,要有差不多三个阶梯,第一层连接人行道,第二层是夏天才开放的外酒馆,第三层是两个阶梯的玻璃门。


 


左手边是酒吧,右手边是家庭餐厅。


中间的过道有一股被花香掩盖了的厨房腐烂后的海鲜鱼肉味。绘里问海未,她闻到了没有。海未叫她尽量忽视这个‘不太好的’味道。


 


“有点酒精燃烧,闷闷的那种热臭、”


“别在意啦。”


 


比起以前经常带园田跑的绘里,这回两个人的性格像是互换了一般。


其中深蓝色头发的少女必然是有自己的愿望,她一脸期待的推开门,拉着绘里进去。


每张桌上都用玻璃杯点着蜡烛灯,海未老老实实等漂亮的接应生带她们到该去的位子。


 


“今天带朋友来了?”


“嗯、是、是的。”


 


绘里发现来接待她们的好像是同一个国家的人。


姑娘有着典型亚洲人的长相——但英语程度要比她这个混血要好得多。


 


“今天想坐靠窗的位置吗?”


海未背对着绘里,她声音微微有点发紧。是觉得英文沟通很困难?


 


——啊、如果是这样。


 


“你可以问她会说日本语嘛。”


“绚濑!!”


 


“可以哦,想坐靠窗的位置吗?”


 


接应生微笑着用她的母语回复了客人。


自然出其顺利,她们就坐到了窗边。


 


海未一言不发地在接应生说‘请慢慢看’后用酒单遮住了自己的半张脸。


 


“在害羞什么,脸很红诶海未。”


“你这个、怎么能直接问人家这种失礼问题。”


 


“哪里不对。”


“如果使用日语的话我就会含蓄起来了、有些话也,外语还能稍微开放一些、”


 


“啊哈?”


“就是夸人的话也说的比较顺,好啦!这下你能明白了吗?”


 


海未把酒单从脸上撤下一些,直直地盯着绘里的眼睛,结果朋友大爷正在吃糖豆。


 


“…哪来的糖豆儿。”


“门口扭糖罐子两毛五一把。你真比我早来三个月?吃不吃,橙子味的。”


“不吃。”


 


海未推开绘里伸来的手,她把酒单放在金毛面前。


 


“喝什么自己点。”


“不,你帮我。”


 


“为啥。”


“我看不懂菜单。”


 


“……”


 


海未把单子收了回来,自言自语般的嘟囔了很多东西,绘里算是听一耳朵,比如‘你英语这么烂出来干嘛啦’又比如‘雅思怎么过的’还有‘刚才接应的人好像姓南’。


 


在她说着琐碎的话时,接应生又来了,绘里看到了她胸口的牌子。


 


“Kotori Minami .”


 


她很自然地念出来了。


 


“嗯?对,我叫做南小鸟。”


 


听到名字的海未才猛然的抬头,但她又陷入了刚才推门进来的状态,耳垂慢慢变出像是运动过后才有的颜色,看上去就很热。


 


“今天也要看你们的ID卡哦,护照也可以。这边满十九岁才可以喝酒的。”


 


海未迅速地把护照平摊在她前面,但是小鸟像是早就知道一样,将手按在海未的手背上,借力把护照推了回去。


 


“我知道的。”


 


而绘里则是摸遍最后在屁兜里找到自己的驾照,搁在南小鸟面前。


 


“我们要今天的特色的鸡尾酒、主食要BBQ口味的烤鸡腿,薯条一份,双人份多纳兹。”


 


海未仓促地用英文说完订单,这边并没有先进到拿iPad点餐的程度,南小鸟需要用笔写下来。期间园田的眼神就没有从她的手上移开过。


 


“好的,请稍等。”


 


在接应生刚转身,绘里拿小糖豆弹了海未的脑门。


 


“哎、别闹了。”


“人家好喜欢minami小姐姐,眼神一直都舍不得离开——”


“闭,闭嘴…”


 


少女有气无力的回答,让反驳的态度变得暧昧了起来。


 


“这地方真好。”


“别玩酒精灯绘里。”


 


绘里把弹完人家掉桌子上的糖豆悄悄捡回去吃。


她咀嚼着粘牙的橙色,看着外面海景,那些大抵都是白色的私家船。她们将在这个小岛城市的大学留学。


 


“今晚去楼下洗衣服吗。”


 


海未玩着自己手指,拇指和拇指前后画圈,还别扭地扯了她们之前就说好的事情做话题。


 


“不要,我回去就睡。”


“再不洗没裤子穿了。”


 


“我就算裤子穿一个月也不会嫌脏,你瞧介我的大长腿——”


 


“腿是挺长的。”


“啊、抱歉。”


 


绚濑收回给海未看的破洞裤,抬眼瞅着为她们上餐的人。


 


“这些是你们的,have a good day。”


 


不是南小鸟。


 


海未显然没有刚才那么拘束,她向绘里介绍这边的多纳兹会给两个调味酱,一个很难吃,一个很好吃。“所以你猜是左边的那个还是右边的那个好吃?”


 


“她真是个美人。”


“你在说谁?”


 


“我说刚才那位接应生,Tojo啊!那个有落基山脉一样胸怀的姑娘。”


“不认识。你要是喜欢的话小费可以多放一些。”


 


“她在夸我腿长。”


“那是嫌你挡道。”


 


海未抬起头看着比自己开放、要一起住两年的舍友,她插了个甜甜圈怼进对方嘴里。


 


“crab can’t live in fresh water she needs ocean water.”


“啥意思。”


 


“吃你的饭吧!”


 


*螃蟹生活在淡水会死所以请丢回海里。



评论

热度(54)

  1. 聪明可爱贱萌萌🐳💦21日循环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我爱那个有落基山脉一样胸怀的姑娘´_>`
  2. Kyo21日循环 转载了此文字